HW匣

偶尔精神病╱偶尔反社会╱偶尔破烂写写字╱偶尔拍拍照

     带着病颓之气拖沓着身子游荡在路上。

     没有普通所多想的暗夜恐怖的魑魅魍魉,也没有险恶歹人的无良索命。

     有的,只是一颗沉淀的心脏。

     第一个精神病人。

     夜风凉凉,树枝“吱呀-”的叫唤着,似追命的债主。这有一条泥泞道路。

     瘦的见骨的腿像木偶关节一搭一搭地走。

     在寻找什么?

     脑海中却是枯了骨的乌鸦的哀嚎。幽长、刺耳。

     突然。远处有桔色的灯光出现。

     扎眼,仿佛那束光能刺破我的眼睛,让它流血。

     一辆汽车从旁边开过,溅飞的泥土扑到我的脸上、身上。

     黏软的物体贴着肌肤,有着一股搅浑水土旳腥味。

     腥味。

     其实一直没有说。身体的细胞在叫嚣着、挣扎着、愤怒着...酸痛感顶着皮囊,如果让那尖锐的东西戳破我的皮肤,我想,我一定千疮百孔。

第二天。

     我死在了坟场。

     不是名誉的死亡,而是服从身体的欲望。

     想做。

     这么做一定会快乐的。

#HW